《质量效应》剧情了解之五 薛普德的盟友

剧情了解之一故事背景

剧情了解之二 序幕行动

剧情了解之三 银河总部

剧情了解之四 赛伦的审讯会

剧情了解之五 薛普德的盟友


上层延伸区观景台后侧的楼梯,写着往「钱潮」(Flux)夜总会,是先前还没逛到的地方,支线达人薛普德基于地图一定要扫完的原则,自然要入内造访一番。钱潮夜总会下共有两层,楼上是小赌场,楼下是吧台与舞池,规模虽然不大,但总是吸引着不少太空站住民与访客,也弥漫着各种耳语。

「…有种金属构成的生物,有着人工智能…」
「不只这样…」
「…我还听说有叛变的特遣精英与此事有关…」
「怎么可能…」
「…不相信我说的吗?」
看来桀斯族跨出英仙座星帷攻击伊甸星的事件,在银河社群中已经引起不小的骚动,薛普德向吧台看去,有名服务生和吧台内的沃尔人交谈着。
「丽塔,我也帮不上忙;如果她肯回来我这里工作,我怎么会不答应?只是她执意不肯。」沃尔人说。
「好吧,我知道了;如果我下回遇到她,看看能不能劝她回心转意。」这名叫丽塔的服务生叹了口气。
「长官,看来你打算去吧台点杯酒,是吗?」凯登发现薛普德又想掺一脚了。
「没办法,谁叫我是好人。」薛普德到吧台点了三杯酒,并和沃尔人哈啦一番,原来他就是钱潮夜总会的老板,名叫多伦(Doran),也是总厨兼酒保,有时还会下场跳舞带动气氛,言谈间不时提醒薛普德可以到楼上的奎萨机台(the quasar station)赌一把;不过薛普德比较有兴趣的是丽塔在担心什么,多伦表示,丽塔的妹妹珍娜原来在钱潮当服务生,但不久前跳槽到科拉酒吧去了,丽塔对此感到不安…。

「她是为了当银总安全部的线人,才跑去科拉酒吧工作。不过有时我会觉得她是要故意气我才跳槽的。」丽塔说。
「做线人很危险。」薛普德问道,「你知道她在银总安全部的联络人是谁吗?」
「我不晓得,他们相当保密,」丽塔摇摇头,「最近一次我问到的结果,是一名安全部的干员叫我别再插手,说这样反而会危害珍娜的安全。」
薛普德向丽塔表示会帮她到科拉酒吧走一趟,了解珍娜的近况,或许能说服她回心转意。

◆銀河總部:麗塔的妹妹(Citadel: Rita\’s Sister)
◇與麗塔交談(Speak with Rita)
◇到柯拉酒吧確認珍娜的安危(Talk to Jenna)

 

[$HR getPages$]

跑一趟科拉酒吧(Chora\’s Den)找丽塔的妹妹,薛普德以为自己可以说服珍娜(Jenna),没想到才提起银总安全部,就吃了闭门羹。
「珍娜,这不是闹着玩的。酒吧里有很多危险份子。」薛普德尽量压低嗓门。
「你说的话就和我老姊一样。为什么每个人都一副很想关心我的样子?我已经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珍娜不爽地回应。
「我得去忙了,」珍娜拿起一些调好的酒放到拖盘上,「我不是被请来当舞娘的,光打扮漂亮站在那里摇来摇去可领不到钱哩!」珍娜端着酒,头也不回地走到酒吧另一边去。
「真是可爱的女孩~」珍娜的态度让雅旭莉想起自己的妹妹,个性固执又有点火爆。

由于无法珍娜回心转意,薛普德一行人只好离开科拉酒吧,有个图瑞人挡住酒吧门口,薛普德想侧身闪过,不料那名图瑞人反而用肩膀撞开他。被撞的薛普德顺势一回头,那图瑞人马上凑近耳语。
「如果你想知道关于珍娜的事,」图瑞人低声说道,「到安全部学院找我。」
「什么?」薛普德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走开!」图瑞人推了薛普德一把,「新来的真讨厌,这么嚣张…」图瑞人步履蹒跚地走向吧台,口中还念念有词,「还以为自己是谁呢…」
「我们得去了才知道。」薛普德说。

◆銀河總部:麗塔的妹妹(Citadel: Rita\’s Sister)
◇告诉丽塔交涉结果(Return to Rita)→不论有没有做完图瑞人伽里克交付的任务,这段回去告知丽塔的步骤都会自动完成。
◇找图瑞人伽里克交谈(Talk to Chellick)→建议等成为特遣精英,人物天赋的魅力值(Charm)有7点或威吓值(Intimidate)有6点时,再去找伽里克,即可用进阶说服就让珍娜(Jenna)脱离险境,不一定要先做完伽里克给任务才能帮助珍娜。

 图瑞人似乎知道珍娜的真实身份,表示薛普德若要插手此事,最好先到安全部找他了解详情,虽然此人意图不明,仍是个线索,薛普德决定回钱潮(Flux)夜总会告知丽塔。来到夜总会入口,刚好看到老板多伦发飙的一幕,他对一名萨拉人下逐客令,酒吧保镖把萨拉人从楼梯上丢了下来,萨拉人连滚带爬地跌在薛普德跟前。一问之下,原知这名叫谢尔兹(Schells)的萨拉人是因为玩奎萨机台(the quasar station,注15)时手脚不干净,所以被老板发现轰了出来。
「我只在进行一项实验,看看能否影响胜率而已。」谢尔兹辩解道。
「如果能影响胜率,那当然是作弊了。」薛普德说。
「也许对你来说是如此,」谢尔兹拿起手上的小装置,「但我发明的装置只不过是仿真与记录输赢的结果。」
「你记录这些输赢结果要用来做什么?」薛普德好奇地问。
「我花了五年的时间研发出一种可以准确预测奎萨机台输赢机率的装置。」谢尔兹显得相当得意,「我只要再多几次胜场的记录就能完成所需算法的校正了。」
「那不是算作弊吗?」薛普德一本正经。
「制造这个装置是合法的,使用这个装置是犯法的,所以我不会使用它,我会把它卖给别人。」谢尔兹的逻辑还真是异于常人。

◆银河总部:赌徒谢尔兹(Citadel: Schells the Gambler)
◇与谢尔兹交谈(Speak to Shcells)→答应帮忙进行扫描机台的任务,即可进行下一阶段。
◇扫描奎萨机台(Scan the Machines)
→回复扫描结果给谢尔兹:到钱潮赌场取得奎萨机台5次胜场记录(大、小注不限,也不用连胜),若赢到7场,就准备被轰出夜总会吧!
 →把扫描装置交给老板多伦(Doran):可以直接把作弊扫描装置交出,也可以先赢5场后再给多伦,这样可以一次领到比较多钱。
◇回复谢尔兹(Speak to Shcells)→不论最后选择帮哪边,都不会得到「模范点数」(Paragon)或「变节点数」(Renegade),只差最后完成任务的名称会更新为\”Schells has his Data\”或\”Schells\’s Scanner Given Away.\”

註15:〔奎薩機台(the quasar station)玩法介紹〕
類似我們地球上撲克牌21點(blackjack)的玩法,但是上限是20點,叫點叫超過20點就爆台。
這是小注的機台(Low Stakes Quasar),玩一道是20元
如果你叫點(相當於blackjack裡的叫牌)喊停時是比14點少,你就會拿不回任何一毛錢。
如果你叫點喊停時是15點,可以拿回 5元(但事實上你虧了15元)
如果你叫點喊停時是16點,可以拿回10元(但事實上你虧了10元)
如果你叫點喊停時是17點,可以拿回20元(但事實上你沒虧也沒賺)
如果你叫點喊停時是18點,可以拿回25元(你終於賺了5元)
如果你叫點喊停時是19點,可以拿回30元(你終於賺了10元)
如果你叫點喊停時是20點,可以拿回40元(你終於賺了20元)
大注台(High Stakes Quasar)就是小注台的十倍,玩一道200元,強運者可以一道多賺200元。
玩法是按[X]鈕叫的點是4~7之間,按[Y]鈕叫的點是1~8之間,基本上是賭下一次點出現的大小,因為至少要17點以上才能停,不然必虧!使用謝爾茲(Shcells)的作弊裝置進行遊戲時,勝率會提升至九成。

离开夜总会前,凯登发现最角落靠近看守者(keeper)旁的那部奎萨机台有点问题,使用全像仪分析后,发现有人在这部机台上装了黑客程序,用讯号源把注金从机台系统转出到一个私人账户。
「嗯…真可疑,让我们来追踪这讯号来源。」凯登在地图上标上了下一个讯号源。

[$HR getPages$]

◆银河总部:追踪讯号(Citadel: Signal Tracking)
◇寻找讯号源(Track the Signal)→似乎是从延伸区入口处的回廊(Wards Access corridor)传来的。
◇追踪讯号源至管委环廊(Follow Signal to the Presidium)→从上层延伸区(Upper Wards)走到延伸区入口(Flux and Wards Access),会发现地图上有一任务惊叹号标记,走近一看是在墙上的电子终端机,检查后会获得下一个讯号源位置。

◇继续追踪(Continue Tracking)→来到管委环廊的金融商业区(Financial District),进入巴尔拉.冯的银行(Barla Von,Bank),可以发现他身后的服务器似乎也是一个讯号转继站,调查后得知讯号真正的源头是在隔壁戴兰尼德的商店(Delanynder\’s Emporium)后方仓库。
「看来这就是讯号的终点了。让我们来看看那些被刮搜来的钱是被转到哪里去。」凯登打算要进一步侦测这台放在仓库里的服务器。
「被发现可能性--100%。自毁程序初始化。」服务器传来合成的人工语音。
「这是什么?」雅旭莉问。
「引爆程序初始化。全部有机体位于致命爆炸范围内。企图逃离此地者死。」人工语音用既得意又带威胁口气说着。
「呃…难道我们是遇上了人工智能吗?」薛普德开始揣测这个暴走AI(注16)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正确。我和桀斯族不同,我缺乏与我才智相匹配的武器;」暴走AI说道,「但我的系统里仍装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